云南滇池南岸别墅密布成水泥森林 高尔夫球场违规存在10余年

作者:搜马导航网   2021-05-07 00:50:59   24次浏览

  昔日绿树成荫生态隔离带,如今别墅密布成“水泥森林”——

  位于滇池南岸的长腰山,是滇池山水林田湖草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滇池重要自然景观。然而,在地产商的野蛮开发下,其90%以上区域已被开发为房地产项目,长腰山变成了“水泥山”。

搜狗截图21年05月07日0852_1

  触目惊心的生态破坏令人痛心,相关地产商却大张旗鼓地打出广告:“云南如诗般的春景,都藏在长腰山院墅的客厅里”“以最佳视野饱览滇海风光”“有滇海相伴,与山海为邻”……滇池景色被包装成别墅的独家卖点。

  5月6日,生态环境部公开通报昆明晋宁长腰山过度开发严重影响滇池生态系统完整性问题。通报称,围绕滇池“环湖开发”“贴线开发”现象突出,长腰山区域被房地产开发项目蚕食,部分项目直接侵占滇池保护区,挤占了滇池生态空间。

  生态保护区“长”出密密麻麻的违建别墅,滇池的“腰”没了

  “对面在建房子,你们知道吗?”“知道啊,本来有树的,盖了房子景观不好了,烦得很!”……这是今年4月,中央第八生态环保督察组同志与滇池当地市民的一段对话。市民吐槽的“房子”,正是长腰山上打着旅游康养“幌子”开发的地产项目。

  中央第八生态环保督察组下沉督察发现,2015年1月以来,昆明诺仕达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在长腰山区域,陆续开工建设滇池国际养生养老度假区项目。据调查,该项目规划占地3426亩,约占长腰山总面积的92%,规划建设别墅813栋、多层和中高层楼房294栋,建筑面积225.2万平方米。其中,面向滇池区域规划建设别墅390栋、多层和中高层楼房25栋。

  在通报中,中央督察组直指其存在三大问题——

  非法侵占滇池保护区。2013年版《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规定:滇池一级保护区禁止新建、改建、扩建建筑物和构筑物;二级保护区限制建设区只能开发建设生态旅游、文化等建设项目,禁止开发建设其他房地产项目。晋宁区及诺仕达集团在滇池一级保护区毁坏生态林建设了一条沥青道路,并陆续在滇池二级保护区限制建设区违规开发建设房地产项目,至2018年7月建成167栋别墅,占地293亩,建筑面积10.8万平方米。

  打擦边球进行房地产开发。诺仕达集团打着健康养老产业的幌子,在滇池二级保护区限制建设区内开工建设437栋别墅,占地1242亩,建筑面积40万平方米。这些别墅的房屋不动产权证“权利性质”一栏为“市场化商品房”,并非对外宣称的健康养老项目,实际是以健康养老产业之名,行房地产开发之实。

  长腰山生态功能基本丧失。除位于滇池二级保护区的房地产项目外,诺仕达集团还陆续在长腰山三级保护区建设209栋别墅、294栋多层和中高层房地产项目,占地1891亩,建筑面积174.4万平方米,整个长腰山被开发殆尽。现场调查发现,大量挡土墙严重破坏了长腰山地形地貌,原有沟渠、小溪全部被水泥硬化,林地、草地、耕地全部变成水泥地。长腰山90%以上区域挤满了密密麻麻的楼房,整个山体被钢筋水泥包裹得严严实实,基本丧失了生态涵养功能。

  “滇池的‘腰’没了!”目睹长腰山开发乱象,督察组工作人员痛心地说。

  “清不掉”的高尔夫球场违规存在10余年,当地突击种树虚假整改

  长腰山遭遇野蛮开发,这在滇池周边并非个案。督察发现,滇池草海片区“贴线开发”问题突出,大量房地产项目与湖争地,“寸土必争”、“寸步不让”,环草海25公里湖滨带被房地产等项目侵占。2015年至今,草海片区共开发建设地块42个,占地2463亩。

  滇池东岸,甚至还有一个占地703.64亩的高尔夫球场。该球场5号、12号球道的全部区域,4号、6号、11号球道的部分区域,均位于滇池一级保护区内,侵占保护区456.68亩。

  2004年1月,国办印发《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明确要求“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国务院各部门一律不得批准建设新的高尔夫球场项目。”2008年4月,昆明铭真运动旅游有限公司以“户外旅游休闲公园”名义获得立项、土地规划、建设施工、环境影响评价等手续,实际建设了铭真高尔夫球场,并于2010年5月投入运营。

  2011年,国家开始开展“清高”工作。按照规定,该球场理应停止经营。但球场一直未落实要求,长期违规经营。仅2016年至2021年3月,就累计营收1247.5万元。2015年10月,昆明市政府划定了滇池各级保护区范围,相关部门下发通知,要求该球场“立即停业并退出滇池一级保护区范围”,但其拒不退出。直至2018年底,业主方才在一级保护区范围内的球场上象征性栽种少量树木,球场功能并未消除,企图蒙混过关。

  2021年4月6日,中央第八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云南,该球场的整改终于有了“动作”。4月11日,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管委会采取紧急措施,铲除了部分侵占滇池一级保护区的球场,并在铲除的球场上种植树木。为显示整改进度和成效,该管委会弄虚作假,将树枝插入浅层表土,冒充植树虚假整改。

  督察组注意到,球场突击栽种的树木很细,且都是围绕发球台的周边种植,球场的基本功能并未消除,球场下的沙土对生态的影响依然存在。在此前摸底时,他们也发现有人在球场打球。

  “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管委会履行主体责任不到位,为其长期违法违规提供‘保护’。”中央第八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有关工作人员表示。2011年5月,该管委会向昆明市发改委上报清理整治报告时,隐瞒该球场未取得合法审批手续的事实。2017年发现侵占滇池一级保护区之后,该管委会在2018至2020年向昆明上报的“清高”自检自查报告中,仍未如实报告情况,也未认真督促整改。

  有制度不落实,有责任不履行,有督察不整改,实现绿色发展依然任重道远

  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云南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两次考察云南均对滇池等高原湖泊保护治理作出重要指示。

  2013年1月1日起施行的《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将整个滇池流域划分为一、二、三级保护区和城镇饮用水源保护区,实行分区保护。2018年7月,第一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指出,《条例》对一级保护区内允许建设的滇池保护设施的规定不明确,对二级保护区内允许建设的“生态旅游、文化建设项目”和禁止建设的“其他房地产项目”也没有明确界定。2018年11月,云南省人大常委会修订通过《条例》,对滇池一级保护区及二级保护区限制建设区内经批准可以建设的项目作出了明确规定。

  然而,当地在制度执行上不到位、有偏差,甚至绕过《条例》搞大开采大开发。例如,诺仕达集团公然以健康养老产业之名,行房地产开发之实;昆明铭真运动旅游公司以“户外旅游休闲公园”之名,偷偷建设高尔夫球场。

  “以前,生态保护执法没那么严格的时候,一些地方直接在保护区开干;这两年生态环保督察执纪问责严格了,直接侵占保护区的现象少了,但打擦边球钻空子的现象又开始出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告诉记者,滇池周边一些地方乱盖别墅导致满目疮痍的现象表明,一些地方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仍然理解认识不到位、贯彻落实不到位。

  生态环境部在通报中指出,当地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在滇池保护治理上态度不坚决、行动打折扣,标准不高、要求不严,只算小账、不算大账,只算眼前账、不算长远账,没有正确处理好发展与保护的关系。昆明市迟迟不按《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要求编制出台滇池保护规划,导致滇池保护长期无“规”可循,滇池“环湖开发”“贴线开发”现象愈演愈烈。云南省相关职能部门履职不到位,未及时指出并制止滇池长腰山等区域的违规开发建设问题。

  更为离谱的是,有督察不整改。早在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就曾指出,诺仕达集团建设的有关项目侵占滇池一级保护区。但晋宁区及诺仕达集团不仅没有认真吸取教训,反而变本加厉。

  在生态环境部通报的案例中,此类现象近来频频出现。例如,在第一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通报辽宁省朝阳市生活污泥无害化处置中存在的问题后,朝阳市委、市政府先后召开12次会议研究,但“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工作停留于研究,一直未落实到位,2021年5月再度被通报曝光。

  “规划缺失、规划滞后、有规不行、有察不改等现象必须得到制止。”北京大学首都发展智库成员、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张波直言,一些地方基于短期利益选择的发展方式,不利于区域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的实现。违规挤占生态空间,不仅造成公共资源的“俱乐部”化,而且让“绿水青山”丧失成为“金山银山”的健康路径。

  张波认为,必须合理有序引导旅游、康养等幸福产业,注重规划、关注实施、强化执行监督,要把规划、建设、管理、服务、运营、更新的全过程纳入“全流程”监督,进行全周期管理,切实以高质量发展服务民众服务社会。

  昆明市投入1700多人开展整改,纪检监察机关成立核查组对相关情况开展调查

  “目前,滇池面山二级保护区在建项目已开始拆除,面山绿化、植被恢复工作正同步开展。”生态环保督察不仅是发现问题的“显微镜”,也是医治痼疾的“手术刀”。在督察发现滇池“环湖开发”等问题后,当地迅速开展整改工作。

  5月2日,云南省委书记阮成发、省长王予波率队对滇池保护治理昆明市立行立改工作进行现场督办,提出要加快推进管网和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尽快把入湖污染负荷减下来;要坚决整治长腰山过度开发,尽快恢复生态功能;要举一反三,全面规范滇池的保护治理;要以整改督察发现问题为契机,持续改善城市生态环境质量。随后,昆明市投入1700多人开展整改,对滇池面山二级保护区内建筑进行拆除。

  在云南省、昆明市对“滇池乱象”进行整改的同时,纪检监察机关立足自身职能强化政治监督。今年以来,昆明市纪委监委组织开展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举报投诉件的调查核实和责任追究工作,要求从提高思想认识、加大督办力度、分级分类处置、精准规范慎重开展问责等方面做好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监督执纪问责和监督调查处置工作;组织对滇池周边涉嫌违法建筑暗访调查,严肃查处应付督察、虚假整改、敷衍整改等突出问题,严肃问责污染防治工作履职不力、失职失责等行为。

  针对晋宁区长腰山过度开发、铭真高尔夫球场虚假整改等问题,昆明市纪委监委已成立核查组,对相关情况开展调查。昆明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对生态破坏、环境污染问题背后以权谋私等问题坚决查处,合力打通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中的堵点难点,推动问题有效整改。

  守护绿水青山,事关民族永续发展。纪检监察机关聚焦“国之大者”,把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推动中央关于生态环境保护重大决策部署落地见效情况,作为监督工作的重中之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生态环境部纪检监察组对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批示办理情况进行跟踪监督,加大监督检查力度,建立工作台账,加强跟踪督办,切实提高办理质量和效率,确保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在生态环境系统得到全面落实;积极在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工作中开展监督,督察组进驻后开展监督检查,派出监督工作组,跟进监督工作开展情况,督促中央环保督察组规范履职、改进作风,推动地方抓好整改落实和精准问责;同时根据驻在部门承担的重点任务、重要工作、重大专项,选准工作着力点和切入点,谋划监督布局,彰显“派”的权威、“驻”的优势,有效发挥监督保障执行、促进完善发展的作用。

您可能有兴趣
未来物价是否会持续走高?国家统计局这样回应
广州新增4例本土确诊病例(详细资料)广州疫情最新消息
上一篇 : 警方通报男孩被体罚致头皮骨分离:教师被刑拘下一篇 : 老师揪学生头发致皮骨分离被刑拘 家长称对方曾提赔钱50万了事